※設定:冰炎是殺手,漾漾是被他從蝶情館撿來的。

蝶情館:諜報組織&訓練妓子的地方

 

 

 

某天。

冰炎剛訓練完一群新來的小子們正是累得緊時,褚冥漾抱著本小說躂躂躂的跑來,睜著雙眼用最能顯現自身魅力的角度,無辜地盯著他。

「怎麼?」這臉就跟以往在進行情報搜索時,手滑看到一間網上評價不錯的甜品店想央求他去買時的表情一樣,傻透了。

「問你個事?」十二三歲的少年左腳下意識的踩住右腳,扭扭捏捏的,一看就心虛的緊,不知除了又開小差去找甜品店外又做了甚麼。

冰炎斜了眼磨磨蹭蹭的小孩,敷衍的點頭,「嗯。」

扯開的修身西服下是一件塞著鐵塊的背心,隨意扔在地面甚至砸出了小小的凹陷,換來小孩不滿的嘟囔木質地板又GG了云云。

「說吧,甚麼事。」

「欸,也不是什麼大事,你看看這段!」捧著本A5大小的書遞到冰炎面前。

冰炎楞神了下,意外於這次伸到面前的竟然不是商品型錄。「這什麼?」

一邊疑惑一邊接過小孩手上的書,換了個面,只見上頭一個身穿亮黃色針織毛衣,杏眼櫻唇的小美人一雙柔荑撐在下巴,靈動的雙眼朝著右上方嬌嗔的斜挑著,目光所及之處,幾個紫色的大字讓他瞬間黑了臉。

——冷酷殺手的小嬌妻。

「誰讓你看這個的?」

「新來的女同……啊,那不重要,你看這段嘛!」

忍下撕書的衝動,看向小孩執著的不斷用手指點著的地方。

——無人能知,當他做出這個招牌動作,便是目標喪命之時。

——所有見過這個動作的人都死了,除了她。

「冰炎冰炎,你有什麼招牌動作嗎?」睜著一雙充滿求知慾的眼珠子,在冰炎一臉看傻逼的目光下,他臉慢慢垮下來,帶著濃濃的失望退而求其次的問:「……那你們圈子裡有會做招牌動作的人咩?」

殺人前的招牌動作聽著就好帥,冰炎也該發明個招牌動作才是。

「有。」在小孩瞬間亮起的期待目光中,冰炎嘴角扯起一抹惡意的假笑。「有這動作的人,都英年早逝了。」

……」小孩熱烈期待的眼瞬間變成控訴,好像冰炎為了殺殺他的幻想刻意將話給往嚴重了說。

「殺人前還做動作,這不是傻逼是什麼,提醒我要殺你了?嗤!」

「可是——」舉著從冰炎手裡搶回來的小說,褚冥漾帶著懷疑的指著作者,「你看,這是血荊棘寫的,喵喵跟我說,紅玫瑰是他的筆名。」

「那女人是從蝶情館裏頭金魚草底下出來的,他的話能信?」

「可是他有些書還被拿來當學校裡的教材呀!」

「但你這本是小說。」冰炎面無表情道:「他要要有膽子把裡世界的事情寫成書出去賣,呵——他也離英年早逝不遠了。」

「喔……好吧。」失落的低下小腦袋,明明喵喵說、這本書是最貼近殺手世界的書,跟那本堪稱取材自諜報組的我的甜心臥底一樣,受到夜內眾人的肯定。

又想到除了殺人前的招牌動作,還有其他,他不死心地問。「那麼死亡預告信、殺手排行榜?」

冰炎漫不經心的脫下手上幾乎與皮膚貼合的手套,圓潤的指尖沒有任何指紋,捏著那雙假皮扔到小孩懷裡。「前面有,年輕點的為了耍帥會寄信,但失敗率太高了,除了有名的老手還會用,菜鳥們幾乎撲在那封信上了;後頭那個——讓你少看那種傻逼玩意兒,智商已經夠低了還讓他繼續降低。」

迎著小孩充斥著不滿委屈的神情,骨節分明的手按上那顆毛茸茸的腦袋。「排行榜那種東西,就是個標靶,豎在那兒讓人去搶的,誰上誰傻逼。」

「那你以前有上過咩?」挪開頭上那隻故意讓他髮型更亂的手,褚冥漾歪著腦袋發現對面開始脫皮代的人有了一瞬間的僵硬,忍不住偷偷在心裡偷笑起來。

他就說嘛,冰炎肯定也有中二期,而且還比別人嚴重,看那個他前陣子無意中找到的最帥、最冷酷、成功率超高brabra……一連串的莫名排行榜上都有冰炎,就知道他那段時間多活躍了,六羅老師都說,能在那麼多方追殺下還全身而退的,也就冰炎一個。典型的裝逼遭雷劈的案例,出名到接了誰的案子,前幾天又殺了哪個目標,稍微打聽就能知道,不光裡世界的人要殺他,連受害者家屬都來參一腳。

——命真硬。這是六羅老師以一種感嘆到不行的語氣作為他提出的疑問的結論。

「嘖,那不重要。」尷尬僵硬的將話題給結束,褚冥漾拎起小孩的後領,把他手上那本破書給精準的扔進垃圾桶威脅道:「以後不許看這種會掉智商的東西,你要再笨下去學校不收你了,小心又被扔進蝶館。」

…….才不會呢。」小孩悶悶的抗議。「我多有天賦啊,千冬歲跟我攻防都不一定能拿下我。」

「嗤,使勁吹吧,把你找隱藏甜品店的毅力拿出來我還信點。」

「是真的嘛——賽塔老師也說下次世界級的比賽要幫我報上去,讓那些人看看自己以前都活到狗肚子裡去了。」

「賽塔不會說這種話。」

「明明就會,你個逃學沒畢業的才不知道賽塔老師會說甚麼呢。」

「屁股又癢了?」

「我還沒成年呢〜」俐落的抱住對方胸膛雙腿盤在腰側,整個人纏到冰炎身上,褚冥漾貪戀的蹭蹭。

果然——最喜歡了!

「早說過了,帶你出來,不是為了這種事。」無奈地把手臂墊到小孩屁股下拖著,冰炎不禁想起他與小孩第一次見面時那尷尬又狼狽的場景。

當初,他在小孩第一次被迫以嘴服侍客人時正巧路過,恍惚間想到當年的自己,不知怎地,在那雙透露出無盡絕望與麻木的黑眼對他投以求助視線時,腦袋一昏就把人給撈出來了。

「我不管,你帶我出來的,要對我負責。」帶著嬰兒肥的小臉埋在對方胸膛,小孩聲音顯得悶沉。

「還要我養你一輩子了?」

「啊不然呢,都給你個老牛吃嫩草了。」

「呵。」低沉的笑聲傾瀉,冰炎托起小孩親暱地在頸窩輕蹭。「明明還是顆小豆芽呢。」

「你別不信,以後會變天菜的。」褚冥漾信誓旦旦。相信他媽那個美人胚子的型,肯定能把他爹那個路人的基因給斯拉斯拉滴。

「我拭目以待。」不帶情欲的親吻落在小孩肥肥的臉頰上,他低聲道:「快長大吧,成長起來,否則我可要扔下你了。」

「嗯。」我會努力的,努力成為對你有幫助的人,不會拖你後腿,與你,並肩前行。

所以、

「你要等我喔,亞。」不然、你走太快,我又找不到你了。

「呵。」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〥 獨。步。沉。淵。 〥

獨孤永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