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曾經是國家考古隊的一員,跟在Q大教授底下進行一系列的挖掘,探索被掩埋在地下的歷史。若要提到他加入這行的原因只能說是家學淵源,從他的爺爺到父母,以及往上數好幾代,都與考古相關,可說是這一行的泰山北斗,而最後甚至被嫉妒的人傳言出他們家祖上其實是盜墓的,否則怎麼可能每一代都傾心於考古上頭。

他十三歲拜在Q大教授門下,十五歲開始跟著團隊下斗、挖掘,直至十七歲,迎來了他的人生轉捩點。

那年國家下發經費,組了幾百相關研究員、招了職業軍人與道上排得上名的傭兵,一行人浩浩蕩蕩的進入死亡之海,塔克拉瑪干,維吾爾族語義:「山下的大荒漠」,由古至今傳言道進得去出不來的死亡沙漠。

它是世界第二大的流動性沙漠,中都曾為了採集石油開闢了塔里木沙漠公路,在能源大耗竭後被棄置,而後由於從秦嶺樹中墓挖掘出來的帛錦中找到的隻言片語中推測出與之相關的古墓。經過了重重推測與定位,最後該墓的遺址被確認是在塔克拉瑪干中,於是有了這支數目龐大的考古團隊的衍生。

當初他只是個十七歲的新手,要不是他的師父力排眾議帶他進去,憑褚冥漾的資歷是完全不可能加入這種大型團隊的,更別說除了他自己以外,父母兄弟姊妹統統反對他進入這個計畫,連師傅他都是求了很久才答應了他。

然而便是那一次的任性,褚冥漾失蹤了。

定位出古墓遺址可以說不費吹灰之力,就是前面的路太難走,即使科技進步到了現在這個地步,依舊有人折損在路上。而後炸開墓門,進入墓道,一路上的流程與以往差不多,然而正當兩派吵著究竟要一層層破解機關抑或直接炸出一條通道直接進入主墓室時,褚冥漾在爭吵推桑中被推倒撞進墓牆內。

其他人照著同樣的方法想跟上去救人,卻發現該機關只是一次性的旋轉門。

褚冥漾消失了整整三個月,連身上的定位器都被找到了,終究不見人影,他的師父與家人幾乎絕望,卻在接近主墓室的西耳室中找到他。

沒有人知道他是怎麼在無水無糧的墓室裡活了三個月的,即便他身上帶著營養方塊也不可能存活這麼久。然而無論他們在怎麼追問,卻只能無奈地認了,褚冥漾是完全失去了這三個月的記憶。

而他是如何活下來的也終究成了謎。

十七歲那年的意外並沒有讓他因此退卻,相反的,他更像是著了魔般的沉迷於古物的探索。褚冥漾聽從父母之命報考了Q大,在學校中翻遍了保存的古物與收藏的歷史書,如同飢渴的旅人般汲取知識,那股狠勁讓他的父母擔心並勸他緩下腳步無數次。除此之外,他更是積極爭取實習機會,跟著他的師父一次次下墓考究,復原古物,找出該文物的出處歷史,終於,在二十歲時能夠獨當一面。

他的人生更在此產生的天大的偏移,褚冥漾離開學究派,開始跟著道上逞兇鬥狠的亡命之徒下斗,畢竟以國家團隊的角度是以完美的保存與復原為目的,而道上的更多是以竊取明器為利益。

五年時間足夠他闖出名號,也讓他改變了衝動的性子,看到那些粗魯人將文物給損壞了再也不會上前爭論,而是無視了眼前一幕,免得像前幾年一樣鬧得大夥兒不愉快。

各有各的規矩,誰也說不清哪邊才是好。雖然他時常想將那些個土夫子給擰斷脖子,摸走就算了還放一把火給全燒了……

如今,他應邀來到了撒哈拉成為聯盟挖掘隊的一員,最後莫名其妙的穿越了。

褚冥漾抱著好幾層棉被跟在引領他的人身後,長長的廊道一如他先前所見的夢幻冰宮,只是多了份生氣,少了點暮氣,不時有端著武器的男女經過,無一不對他身前的人單膝跪下。

聽他們所說,這人好像是他們的王身邊的人,好像叫啥阿魯達……

我還阿魯巴呢。

走廊彷彿沒有盡頭,已經走了將近二十分鐘,依舊看不到底的延伸出去。褚冥漾無聊的開始亂瞄,看那些男男女女跪下又走人,每個都是美人,賞心悅目不已,尤其都有著長長的耳朵,像是歐聯文化中的精靈。

……等等,那個王八之氣超級猛的蝦米王好像自我介紹過,說他是啥啥的精靈王?

原來我穿越道魔法世界了嗎……

「呃……那個……」褚冥漾委婉地舉起手,等前面的阿魯巴精靈先生疑惑的停下腳步轉身時,褚冥漾才露出尷尬的笑容,有些氣弱的問:「剛剛就想問了,你們的走廊怎麼都用簾子蓋著呢?下面應該有壁畫啥的吧……?」

「的確有壁畫。」阿魯達點頭肯定了他的疑問,同時他正氣凜然的臉忽然揚起一個詭譎笑容,緩緩的接續道,「但是……

……」隨著對方的話語不自覺的嚥了口口水,褚冥漾覺得氣氛有些緊張。

精靈阿魯達一揮手,一陣怪異的風隨即在廊道之中捲起,無形的咆哮怒號,帶著獨屬於此的冰涼氣息。「王說,」他眼神對上掙扎著睜開眼的黑眸,聲音無悲無喜,不似真人。「他將隨著回憶沉眠。」

怪風張揚著肆虐著,遮掩住兩邊牆壁的簾布被殘酷捲落,掩蓋在遮羞布下的真相被無情地揭開,只見,簾子底下坑坑挖挖充滿了被損壞的痕跡。

似乎在那麼一瞬間空氣時間都被凍住了,耳邊再度迴盪著夢中的鈴音,空靈、清脆,似有若無,熟悉又陌生的聲音忽遠忽近的傳入耳中。

 

『——這裡將刻劃下我們的故事。』絲綢一般的聲音流淌在耳邊,低沉悅耳,令人無法克制的沉淪。

 

『——在我的宮殿,記錄下屬於我們的點點滴滴……』他是這樣的承諾著,然而……

 

『——即使你忘卻了一切,當你回到此地,遺失的片段將會尋回。』陌生的語調變得悲傷,嘶啞中的絕望令人疼得落淚。

 

『——吾將隨著回憶沉眠……』

 

『——吾之摯愛,將與吾在時間中重逢。』那聲音漸行漸遠,最後化為他無法明白的語言。

 

『——……你可曾記得,沙漠中的奇蹟冰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獨孤永夜 的頭像
獨孤永夜

〥 獨。步。沉。淵。 〥

獨孤永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