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定:接續平行的邂逅中的故事,以精靈王穿越時間與空間尋找漾漾為故事主線(該漾漾本為考古學家),平行的邂逅中另一方的黑袍冰炎與紫袍漾漾追查為支線

CP:冰漾(平行的邂逅中穿越過去的紫袍長髮漾漾)/冰漾(精靈王冰炎所要尋找的漾漾)

世界觀:自我流設定,精靈王所造成的空間紊亂,因此可能出現同一個空間出像同樣兩個人(冰炎與褚冥漾)

 

 

 

「姊,我接到冰牙遺跡任務了。」覺得沒有報告一下又就去出任務,回來以後會被可能會被一堆人扒皮的褚冥漾拿著任務牌子搖了搖。

最近家人對冰牙二字特別的敏感,主要原因是上次勘查冰牙遺跡任務無果卻莫名昏睡了幾天的意外以外,近來那位跟妖師關係不明的殿下態度也怪異得很。

褚冥漾從小就被教育過,這是所有妖師族人刀要知道的歷史,即使是跟母親白陵慈一樣沒有繼承到能力的也是,妖師跟冰牙族有著血仇。

即便多年後所有的誤會澄清了,整個種族的仇恨也非輕易能消除。

冰牙精靈差點滅了妖師的傳承,妖師也在他們的三殿下身上下了世世代代的詛咒,雖然詛咒在白陵凡斯的愧疚留在時間交際處的祝福得以解開,然而種族的血恨又是如何能輕易的抹絕?

千年過後,時間也無法抹滅克在血脈中的仇恨,到了現在就算面對面也會直接無視。

冰牙精靈如今蝸居族地避世了,妖師在七陵學院紮下了根,如果沒有意外幾乎是見不到,頂多學院大比能見到幾隻。

然而就是這位精靈殿下的態度讓妖師根冰牙精靈間的態度微妙了起來。

褚冥漾不知道怎麼解釋,就是明眼人都能看出他對妖師——特指他,的態度真有問題,不是仇恨或者愛慕那種不靠普的感覺,就是,嗯……以他姊的話說:眼瞎了才看不出那隻精獸對你有企圖。

老實說他還真沒看出來,但褚冥玥依舊以一種恨鐵不成鋼的語氣罵:他就是在挖坑等你跳下去啊!現在看不出來?是因為老處男沒談過戀愛還搞不清楚自己的心意!簡直是怎麼痛心疾首怎麼來。

他都要懷疑是不是他姊的一番言論被紅袍給聽見傳出去了,不然怎麼會其他人看他的眼神也開始飄移了起來,就只差臉上寫著八卦二字了。上次難得遇到一隻出來鍛鍊的冰牙精靈,對方眼神也是探究到不行,當他瞎了感覺不到其他人再觀察跟蹤他麼。

「冰牙?」怒氣滿值的重複一遍。

都說了不許他再碰這事兒,這傻弟弟居然還敢去沾?!

褚冥玥氣得吹鬍子瞪眼睛,回頭想想是誰仗著自己命硬敢在他還在公會時找碴,腦海幾乎是立刻就拎出一個嫌疑犯。

「啊。」褚冥漾眼看姊姊褚冥玥下一秒就會化身咆哮姊,趕緊的澄清。「不是我自己跑去接的!是公會發布下來的雙人任務,另一個接了的人指定要我。」

褚冥玥黑著臉,她已經能確定了,畢竟公會裡幾個敢觸她霉頭的認真算起來沒幾個。

尤其是最近……

她簡直恨得咬牙切齒。

「另一個是誰?」雖然大概猜到是誰,但總該確定一下才不會砍錯人。

「呃……」褚冥漾有些心虛,實在不敢當面承接他姊的炮火,雖然造成這結果的不是他。

沒事扯他下水做什麼啊……

而且黑袍都出手了,還要紫袍來插花,多此一舉。

「又‧是‧那‧隻‧半‧精‧靈?」褚冥玥一字一句頓點低吼。

「嗯。」退了三步遠離咆哮圈,褚冥漾雖然也對那位殿下近來怪異態度有些困擾,但不妨礙他給對方點幾打臘燭。

 

 

傳送陣的符陣亮起,勾勒著妖師文字的陣文有效的隔絕追在背後的變態重柳族,褚冥漾落下地拍了拍沒有一絲皺褶的紫袍。

「日安,冰炎殿下。」褚冥漾抬起頭來,眼角抽搐兩下,對眼前這個堂而皇之任務用平板玩消消樂的人表布達任何意見。

「不叫亞?」視線從平板上挪開,夕紅色的眼充滿揶揄。

……」褚冥漾繼續面無表情,從在公會偶然碰到,不小心叫了對方亞以後,這隻肚子黑的精靈不只一次拿這個調侃他了,後來就傳出混血精靈跟妖師關係不淺的傳聞。

他要是再跟以往一樣反應,只會讓對方覺得更有趣。

「嘖。」冰炎可惜的嘖了聲,玩久了眼前的人都不像一開始時會脹紅著臉辯解,以前的反應多可愛啊……

想到可愛二字,冰炎眼神暗了暗,說起來眼前這人從外型到性格真談不上可愛兩個字,但他就是會不自覺地冠加在他身上。

冰炎眼神探究地看著面癱臉死魚眼瞅著他的紫袍妖師,這表情是後來對方用來對付他堪比調戲的舉動的一號表情,但他對這個人最深的印象從來不是後來由他主導的這些。

最開始對妖師褚冥漾的看法,就跟大多冰牙精靈一樣,不仇視已經很好了,頂多無視,尤其他還是受害者。本來因為自家祖先想找人,才把這人給框了過去,卻沒想出了意外對調了靈魂。

冰炎永遠忘不了,另一個世界的褚冥漾的靈魂待在這具殼子中對他撒嬌的姿態,明明是嬌憨到不行的舉動,因為外殼的模樣卻呈現了不一樣的風情。

散亂的黑髮瀑下,襯著那張臉讓年歲小了幾分,濕漉漉的黑色眸子刻意地由下而上的盯著他,像乞食的小動物一般可憐又可愛,尤其是他拉著自己的袖子討水喝時……

冰炎很清楚,如果是原來的褚冥漾是肯定不會露出這種表情的,但來源於男人的卑劣心思,他其實還挺喜歡褚冥漾做出這種舉動。

看上去多清冷的一個人,雖然沒有他姐姐褚冥玥一樣張揚艷麗的容貌,卻給人一種出塵禁慾的感覺。

抓著他不小心喚出的亞一事,冰炎意外的發現對方對這件事的不同,像是回憶,又像是嘆息,偶爾還會看著他的臉出神,他不得不說,自己是有些嫉妒的。

對另一個世界的自己。

才相處幾天,就給這個人帶來了太深的影響。

如果是……

「殿下?殿下?」褚冥漾懷疑地在冰炎眼前晃晃手,他都要懷疑這真的是黑袍嗎?盯著他直接看到神遊,這要是在出任務時發作,得死多少次啊。

「嗯?」冰炎回過神,疑惑地望向褚冥漾。

「啊,我想問,任務大概是怎麼樣,我這邊只收到最淺顯的,其他你們冰牙應該比較清楚?」

「嗯,但等等去冰牙的藏書查事確定一下。」冰炎說到藏書頓了下,彷彿有什麼困難似的蹙了眉頭,在褚冥漾都要說不然你查完再告訴我,我就不跟進你們藏書記載的地方了時,瞬間海闊天空的抓起褚冥漾的手,說:「你也一起去。」

「哈?」藏書的地啷通常是一族的聖地吧?「我能進去?」

「嗯,走。」見著對方瞪圓了的眼,冰炎輕笑了聲,在褚冥漾來不及再說什麼確定時,腳下張開了傳送陣。

……」好不容易追上的重柳面無表情地看著那對狗男男消失在傳送陣的光芒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獨孤永夜 的頭像
獨孤永夜

〥 獨。步。沉。淵。 〥

獨孤永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