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躺在床上,謹慎縝密的思考關乎一生的大事。

目光對著天花板,我想著那花紋跟家裡那種橫條的不同,用的是看不出啥品種的花骨朵,連頭頂大賣場一根幾百塊的日光燈也不同,柔和多了,垂掛在上頭,現在開著的大概是讓人睡眠的模式,盯久了都覺得睏。

喔對,我是褚冥漾,現在,我穿越了。

文章標籤

獨孤永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