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之後會慢慢把FC2的文搬過來的~ 歡迎到噗浪玩唷,那邊資訊比較多(當然廢話也多

目前分類:短篇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隨手寫

當年剛入寫手圈,小明雄心萬丈,立志要成為個大作家,為此他想了許多能讓人感受到自己壯志凌雲、豪情壯志的筆名——譬如龍傲天一類——能一眼就吸引到讀者。可惜這類霸氣滿滿的名字早已有人使用,想破腦袋試了一個又一個,到最後都是該筆明已有人註冊……終於,小名自暴自棄的開始翻字典,聽說他的名字也是爹媽隨便翻字典取的,雖然方法不咋地,名字也不咋有氣勢,但他依舊成長成了一個自帶王八之氣的男人。字典翻到最後,小名終於給自己選了個特別能彰顯筆名。

龘龘龘。

獨孤永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設定:冰炎是殺手,漾漾是被他從蝶情館撿來的。

蝶情館:諜報組織&訓練妓子的地方

 

文章標籤

獨孤永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褚冥漾不知道人的一輩子究竟有多長,於他來說,眼一閉,便是他的一輩子了。

然而冰炎卻是等了他一輩子。

文章標籤

獨孤永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多少錢離開我兒子。」巴瑟蘭夫人穿著一襲豔紅色旗袍,Oliver peoples-Jacey墨鏡蓋了半張臉,手指輕輕抵在桌上押著一張空白支票。

……」褚冥漾面無表情的看了眼無緣的丈母娘,沒說我們的愛情是無價的,別用這些錢侮辱我們之間的感情,而是默默地計算從大學二年級下學期到出社會,自己花在冰炎身上的辛苦費、精神損失費、名譽賠償、時間成本……

感覺怎麼算都虧了呢……當年年紀小不懂事,三言兩語就給那媽寶騙上床。

文章標籤

獨孤永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聽到懷孕的反應

 

 

文章標籤

獨孤永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

細碎的泣聲與求饒不斷地從少年身上傳出,伴隨著身後的撞擊與興奮的低吼,柔軟的黑髮耷拉著被汗水黏在臉上,眼淚與唾液混合,將蒙上灰塵的老舊木桌推出一道道黑色的污痕。

冰炎……不要……褚冥漾哀求著,雙手緊緊地握成拳抵在胸前,抑制著自己的哭喊與哀號。

文章標籤

獨孤永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1.

冰炎跟褚冥漾是竹馬竹馬,從上小學前麻吉到了高中。

在那個大部分人都是面朝黃土背朝天的年代,冰炎一家可說是裏頭最顯眼的存在。一眾的矮房中,最次是土角厝,算得上好還只是磚屋的時候,伊沐洛一家卻是張揚的在純樸的農村起了間兩層樓的西式洋房,用著鐵製欄杆雕刻大氣沉穩的牡丹圍了一圈,連同著大門也充斥著古樸的氣息,像著有點不倫不類的巴洛克建築。圍籬裡有個花團錦簇的小花園,四季都是鳥語花香,彷彿是個在農村獨立出來的小天地。

文章標籤

獨孤永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萬惡番外:

 

身為一隻盡心盡力在忘川河裡努力把人拖下水,卻被上頭飛來的一支雨傘爆頭的魂魄覺得:寶寶心裡特別苦QAQ

文章標籤

獨孤永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你想聽故事麼?我給你說個故事……」坐在奈何橋上,少年晃著腳,背後那些不斷從汙濁的水中伸出想將徘徊不定的魂體拖入水中的手盡被無視。

「嗯……我想想,大概八、九百年了吧,當時飢荒剛過,卻比往年好了許多,聖上大開恩科……」

漸漸地有些鬼魂駐足,聽著少年說著千年前的故事,有些領了孟婆湯喝下,雙眼麻木地走上橋的另一頭。

文章標籤

獨孤永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二○一七年 冬 A國

 

金屬質感充斥的輪椅停歇在階梯邊,輪椅上一抹清瘦人影靜靜的倚靠在上頭,雙腿早已因長年的癱瘓枯瘦如柴,只能用薄毯稍加遮掩底下的不堪。男人睜著黝黑無神的雙眼望著三公尺處的網狀圍欄,金風徐徐而過,籃球架上破敗的網子隨風輕微擺動。

獨孤永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那位大人曾說過,等待於我們面前的,是一片荒蕪。」

那是絕望到幾乎破碎的低喃。

獨孤永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落陽崖邊,絕生谷上,蜀山掌門領著一眾人圍攻了入魔的修仙者與其昔日道侶。

「今日若不交出魔頭,休怪老道不念往日情份,將爾等趕盡殺絕!」

獨孤永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日,他欺騙了狐吞下化靈丹,狐身受重傷的消息因而走漏,修仙界各大門派傾盡一己之力討伐九尾靈狐。

「為何害我?」眼前血紅雙眸閃爍著殺意與失望的白色大狐狸如此問他。

褚冥漾淺笑不答,目光鎖在被他重傷致死,如今已剩八條大尾巴的靈狐,默默搖頭。

獨孤永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陽光和煦,綿密的溫柔在皮膚上灑下暈黃光輝,暖風悄悄地爬進屋內,將薄沙似的窗簾吹動,引起風鈴的夾道歡迎。

「叮鈴鈴--

那屬於來訪者的輕聲細語,害怕著多一點不和諧雜音便會將床上沉睡人兒吵醒的小心翼翼。

獨孤永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纖細的手指捻著一朵白色花朵,依稀可見,白皙手腕隱藏在寬大袖子下頭,素色衣袖隨風飄動,若隱若現。

忽地,一陣風拂面而來,手上的花朵,乘著風,藉著纖毛離開了母親,細長的墨黑種子,在黑夜中逐漸隱去了蹤影。

獨孤永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有一天,褚跟你的孩子掉進水裡,你會先救誰?」某次上課無聊,身邊的紫袍搭檔拿著一本心理測驗的雜誌這樣問他。

……」冰炎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罵聲道:「無聊。」

這有什麼好想的?

獨孤永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彼岸花,開一千年,落一千年,花葉永不相見。

情不為因果,緣注定生死。

 

獨孤永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