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之後會慢慢把FC2的文搬過來的~ 歡迎到噗浪玩唷,那邊資訊比較多(當然廢話也多

目前分類:命輪(完)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三人被困在水濂裡頭出不得,各自拿著武器戒備著,就怕一時不察被偷襲。

然而想像中的攻擊遲遲不來,原本波光粼粼的水濂卻開始出現了一些影像,那些畫面愈來愈清晰,最後,變成了一個黑髮男孩,與一群不良群眾在暗巷裡私鬥的畫面。

獨孤永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呵……」溟洌巧笑倩兮的,揚著惡劣笑容,當著向他告白的女孩子面前,用水刃將散發香氣的情書切成碎片。

……女孩兒不敢置信,那個溟洌殿下居然會做這種惡劣的事情,當然簇擁他來的同伴們也訝異得張大了嘴巴,樣子好不滑稽。

獨孤永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想起了那天的事,從今往後,他要為自己而活。

所以、他要爭取自己的幸福,即使,天下人皆反對。

獨孤永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總是為了別人著想,否定自身的價值……』

『呵……真是有趣的人類,人類不都是自私自利的嗎?』

『噢不,這可是個有妖師血統的人類呢。』

獨孤永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聽說,冰炎的殿下走出傷痛了。

聽說,他忘了昔日的妖師愛人,投向另一個與他身分更相襯的新伴侶懷抱。

獨孤永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嗯嗯……激烈的吸吮聲迴盪在曖昧的空氣中,濃厚的喘息難耐的從唇齒間洩出,純白色大床上交織著兩個身形相當的俊美男子。

「別,別動……該死的你這什麼衣服!」冰炎急躁的撕扯著深藍色長袍,明明輕輕一扣便能鬆開的衣裳卻怎麼也解不開,使得下腹那把慾火得不到抒解。

獨孤永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好不容易把人安撫完畢,冰炎不著痕跡的順了順自己有些不齊的呼吸,用盡全身力氣,將懷裡哭累的人兒擁抱住。

「褚……沒事了。」他安撫著,但相較之下其實他現在問題比溟洌大。

「嗯。」輕輕一聲聽不出喜悲的悶哼自胸口傳來,藍色的腦袋瓜兒撒嬌似的鑽了鑽,發出一聲滿意的低吟後,才仰起俊美臉孔正視這個關懷著自己的混血精靈。

獨孤永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學長……學長……你渾蛋!颯彌亞大渾蛋!」溟洌哭吼著,死命地用拳頭砸在心愛的人身上,宣洩這些日子來的痛苦與不安。

……我在這,我回來了。努力忍耐砸在身上絕對厚實的力道,冰炎慢慢撫摸著此刻乖順如小貓窩在他懷裡使性子的愛人背脊,又一個拳頭下來,胸口氣血翻騰,他相信自己已經有內傷了。

獨孤永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靜靜地審視那完全不一樣的臉龐,冰炎心裡五味雜陳。

那兩人留給他們一個空間,所以他坐在小巧到、幾乎坐著都疼的椅子上等待愛人的清醒。

事實上他不怎麼相信,這個人會是他,可那兩人又如此信誓旦旦的說了,他不得不姑且一試。

獨孤永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冰系大氣精靈徘徊在黑館前著急不已,黑館的結界將他擋在外面讓他進不得,不知如何是好。

幸虧經過的天使好心將他帶入,敲了黑袍扮精靈的們好半晌都沒人來回應,在天使笑咪咪的一個迴旋梯將門踢開以後,大氣精靈飄進黑袍房間。

……」冰炎專心致志的看著回報回來的資料,想從這些地方找出小情人的下落,也許誤打誤撞會讓他找著。

獨孤永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溟洌走到水之清園,熟悉的感覺圍繞著周身,彷彿連最根本的悲傷都能被洗滌。

耳邊彷彿響起了那時的回憶……

獨孤永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美麗的藍色雙瞳對上熾熱的豔紅,那雙水藍色眼睛的主人先是困惑的歪頭,末了對他揚起一抹無暇微笑。

「!」冰炎感覺自己的呼吸瞬間停止,那樣的氣息,那樣的單純笑容,都跟他的小戀人一模一樣。

獨孤永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們的目光總是追隨著那位殿下移動,那抹溫暖的笑容,絕美單純的柔軟表情,還有那宛如乘載一切的美麗藍眼……縱使那位殿下的外表與他們的友人沒有一絲相近的地方,還是阻止不了從他身上找尋那抹影子的渴望。

知曉那位殿下喜歡甜食。

獨孤永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學長今天回來?在對桌空無一人的桌上放上一盤蛋糕,喵喵坐下身詢問情報班的千冬歲。

「嗯。」熟手的將盤中蛋糕一並擺到對面,千冬歲漫不經心地回道。

獨孤永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為甚麼不肯相信我?』

……漾漾……對不起,對不起……我們當時應該相信你的……

『為甚麼要旁觀?我好痛,他們全部打我一個,為什麼你們眼睜睜看著我被攻擊?』

獨孤永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放棄吧,冰炎,已經過了這麼久了。」連妖師一族都放棄了,你也該放下接受事實了。

不可能!那個白癡肯定還躲在某一處!

「他的命燈已經熄滅了。」

獨孤永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學長、學長你的傷還沒……」喵喵擔憂的追了上去,那位不可一世的黑袍此時此刻全身帶血,卻還是執意地從病床上爬起來,重新套上那件破損不堪的黑袍,甩開身後一串藍袍。

「讓開,我要去出任務。」堅定的聲音毫無起伏,殷紅的獸眼直視前方,裡頭早已布滿了血絲略帶著浮腫。

獨孤永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們的友人已然消失。

不知不覺,無聲無息。

在他們還來不及導正錯誤時憑空不見了,於是再多的懊悔、愧疚、自責全是枉然。

獨孤永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